2014年05月21日

记者手记:德国高昂人工费不能算“宰客

  【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】德国人的动手能力常被“点赞”,做家具、修汽车、建花园,甚至盖房子,都难不倒德国人。但很少有人会想到,德国人动手能力强的一大原因,都是被德国高昂的人工费给逼的。去年4月,家住德国北部小城默尔恩的60岁老人西蒙娜把自己锁在屋外,请锁匠上门帮忙最后花了1200欧元。其实像西蒙娜这样的,在德国几乎家家都曾遇过。就连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也有多次被“宰”的经历。

  几年前,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在德国廉价超市阿尔迪花92欧元买了一辆自行车。前不久因为自行车车灯和脚踏板都坏了,记者就把自行车推到住家附近的一个修理店修理。20来岁的店主满口答应,称保管把车,还给记者写了一张收条。一个星期后记者取车时一看要支付99欧元的修理费,比买一辆新车还贵。其中,换一个踏板就要30多欧元。更可气的是,他居然没有给车修理车灯。记者,小伙固执地说,收条上并没有写明要修车灯,如果要修再单独收费。还有一次,记者请一家公司的电脑技术员帮助重新装软件。没想到这位电脑技术员是公司从德国中部城市埃尔福特派来的。最后一看账单,几乎是天价,要1000多欧元。记者看到他所列的账单,除基本安装费、加班费外,还包括来回6小时的油费,甚至上时间也算工时。

  记者的一位朋友要搬家,看到广告上写着:“一辆卡车,两个工人,三小时工时,家具拆装,装车卸车,一至十层无论有无电梯运货上楼,全套服务一条龙,您只需交付150欧元”。朋友就找这家公司搬家服务,结果最后付款变成1100欧元。原来合同上还有一些小字写着附加条款,如搬一个盆栽要额外付10欧元之类。

  对这些高收费现象,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曾采访过提供此类上门服务的公司。一家公司负责人说的很有代表性,人工费用贵也是。德国员工最低工资越来越高。蓝领收入已白领化,月薪至少3000欧元以上。同时,公司还需要支付汽车费、燃料费、保险和申请许可的费用,此外,还有广告费、办公室租金、水电费、员工休假费、病假费、工作服费,以及雇秘书和税务师所需的费用等。

  德国科隆大学经济学者罗多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:“更重要的是,德国现在缺少各类工匠。”据他介绍,德国教育一直以培养技工著称,以前选择上大学的中学生才占1/3,但近年来,德国出现上大,工匠、蓝领的活儿越来越不受欢迎。许多行业后继乏人,导致人工费大增。由于人工费过于昂贵,一般的德国人遇到什么麻烦都会自己动手。不过,请人办事是必不可少的,尤其是老年群体。

  大多数德国人对于人工费高昂持态度。居民托斯滕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,只要明码标价,服务质量好,贵一点也可以接受。看到工匠来家里修东西,也是一种人与人的交流。他们也更喜欢德国本地工匠的服务,认为较为靠谱。也有德国律师表示,大多数“坐地起价”的行为不算“宰客”,只能算问题。当然,如果被“宰”者有足够打官司,据说个别情况也能打赢。

  十部门:严查含特供专供内容广告

  多次被曝虐童的红黄蓝拟上市 天价学费遭质疑